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Ron Arad x Moroso =

   

 

Ron Arad x MOROSO

攜手走過1/4世紀,超過25年的情誼!
設計界的搖滾巨星Ron Arad跟設計師的伯樂 Patrizia(MOROSO的老闆兼藝術總監),

原本的MOROSO只是間家族企業,
藉由Patrizia邀約了Ron arad進入後,
徹底翻轉了MOROSO,成功轉型並且也成為國際知名的傢俱品牌。

 1991年作品的造型色彩都擁有強烈震撼力的Ron Arad

Moroso選中作品,將他們打樣生產,伴隨著商業的成功,合作關係也轉為長期,

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再好的馬也要有個懂他的伯樂,

在其它報導中Ron Arad就說明了他對Moroso的感謝。

而後1994年成立工作室,陸續為世界知名傢俱品牌設計產品。

 

    

 

Ron Arad的設計風格並不是一般大眾能一眼就接受的,

但就像他說

當設計師在著手設計、甚至是進行大量製造時,

必須秉持一股責任感,因為產品在後續的運輸費用上會很花錢。

不過話說回來,我的確有些高藝術性的作品賣得不錯,例如我為 Kartell 設計的Bookworm書架便相當暢銷。

    

 

而對於不考慮市場性的設計態度Ron Arad

 

「如果有人開了一家工廠,卻不想面對風險,甚至不認同我這樣的設計,

老實說這樣的商業考量其實沒什麼不對。

但我跟 Patrizia合作《Matrizia》的過程中,

兩人都沒有多做考慮,我們僅僅只是喜歡這個設計,並試著完成製作,然後販售。」

看吧!這就是Ron Arad

 

腦子裡不停的轉出新想法,從來不會因為任何事而侷限,

更不會因為歲月而磨掉熱情變的市儈,

但也不得不佩服當初挖掘他的Patirizia

全然的信任+懂得欣賞的眼光+了解設計師的特性

才能讓不老頑童一次又一次的設計出讓人驚豔的作品。

而最後依然是用最純粹的眼光看待成品。

 

《Matrizia》看似開玩笑的設計,出乎意料的大受好評,

但其實最初只是Ron Arad跟家人走在紐約街頭,

看到一個廢棄床墊,回去後認真畫了設計圖,

讓這個驚鴻一瞥的靈感得以進入工業製程,算是個非常有趣的製作過程。

不只這款床墊沙發,凡是他的設計不管是哪一個系列,

在每一年總是能簡單的帶起話題,也總是在發表新品同時,會莫名地引人回顧以往的作品,

 

《Glider》紅得發紫也是一個經典。

 

 

    

 

蓬鬆的外型圓潤可愛,柔軟度極高,

Ron Arad用荷蘭知名織品大廠FEBRIK研發獨家印刷技術,

使家飾布料產生漸層的透視感模糊了沙發的外型,

讓人更聚焦,懸吊的金屬支架、機械裝置都藏在沙發裡,

坐起來非常舒適,不可思議的是它還可以水平前後滑動,從小細節看到他的童心未泯

這款布料除了在2011年

來自美國的建築師Marc Thorpe設計的《Blur SoFa》系列有過作品。

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也將此布料

做了大(Ottoman)中(Pouf)小(Stool)三種不規則型態的軟凳!

是個延展度極高的一款布料。

 

「設計無所不在」這句話用在Ron Arad身上非常貼切,

任何眼睛看到的東西都是他的靈感來源、設計養份,

 

比如:pq Eyewear by Ron Arad

 

誰也沒想到Ron Arad會跨足到眼鏡產業,

自己的作品從發想、過程、打樣到最後完成品,

中間的每一個環節,一分一毫的都不想浪費可以發揮設計的地方,

並從中汲取靈感大膽的配色!

當中話題延燒至今的B-FrameD-Frame

 

         

B-Frame  圓形鏡面)

 

 

      

 B-Frame  經典飛行員鏡面)

 

 

      

 D-Frame  圓形鏡面)

 

因為3D列印一體成形的關係,省去五金鉸鍊多了靈活彈性度,

因為難度很高的3D印模技術,等待時間久所以成品必須零缺點。

2016Ron Arad與多年好友兼事業夥伴

合辦了一個Spring To Mind展覽,

由西班牙設計師 Javier Mariscal用粗糙線條的塗鴉揭開了序幕,

其實這次Ron Arad的個展, 

Javier Mariscal設計出一系列極富童趣的前導視覺設計

搭配Ron Arad本人及他的經典傢俱,迸出可愛火花。

 

 

 

是不是覺得趣味很多?

 Javier Mariscal的惡搞塗鴉混搭Ron Arad的前衛設計,

負負得正,原本各自分開的獨立創作,合在一起變成一種藝術,

把設計不單純的帶入另一種境界。

 

 

 

 

 

 

 

好比說第一張圖意外成為戒指的經典雕塑椅《Fauteuil Sit》、第二張圖變身超有型帽子的《Victoria and Albert Sofa》,以及最後一張幾乎看不出來的黑眼圈《Ripple Chair》

 

每年三月是MIDO展(眼鏡產業大展,以設計發表為主要焦點),九月換SILMO展(依然是眼鏡產業大展,差別是實際應用面較高,跟MIDO展所匯集的人潮有所區別)。

而四月是傢俱產業在米蘭的大拜拜!

以上皆是全球性的重要活動之一,Ron Arad就瓜分佔領了大半,

各點設計師都會前去膜拜,還有很多其他的好設計值得被更多人看見。

 

只是Ron Arad的特色太鮮明,不得不讓人想再挖掘更多不一樣的他,再搜尋他的過程中發現這位不老頑童跟Nick Wooster(被《GQ》譽為“時尚總監網絡大明星)的Tone調很像,人老心不老很重要!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孩子,即使是七八十歲的老人。

當我們可以好好照顧自己內在的小孩時,我們可以變老、變成熟,但同時擁有小孩般的純真,Ron Arad把這點做的很徹底,使得設計永遠都能從簡單的角度出發,誓死捍衛自己的設計魂。

 

---

歡迎至OJO SALON與全台販售通路鑑賞試戴